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驾马车

我到哪里去找这样一个地方,那里的分分秒秒永远不再飞逝。

 
 
 

日志

 
 

【引用】刘代芳:父母的爱情  

2016-11-14 10:31:21|  分类: 语丝纷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母的爱情

刘代芳

父母亲都出生在上世纪的二三十年代,那个年代的人经历了太多的苦难。爱情,这个令人向往的字眼,好像从来就不属于父母这一代。所以,我也不认为父母之间存在什么爱情。在我看来,他们的眼里永远只有认真劳作,养育儿女。

得小时候还住在村中间老土院的时候,只要看到妈带着我住在东窑的大土坑上,爸抱着被褥一连几天住在南边牛窑用门扇支起的木板上,我就恐慌,因为爸妈又闹别扭了。每当此时,我就天天巴望着几个哥哥赶快从学校回来,因为我非常清楚,只要哥哥们一回家,这场冷战就会在两人对孩子的热切期盼和嘘寒问暖中自然而然地结束。

【引用】刘代芳:父母的爱情 - 三驾马车 - 三驾马车

 

那年开春,地窨院内一棵杏树上挂满了一枝枝含苞欲放的花骨朵。眼瞅着这是个果实累累的好年景,爸却搬着梯子爬上去把那嫩枝条一个个剪掉。他说这是书上写的,要科学培植,必须多剪掉些枝条杏子才会更大更好。妈一听气急了,扯着嗓门使劲阻拦不让爸剪,说爸懂个啥,就会教个书,老百姓干的活,只有自己最清楚咋干。在妈的一再唠叨中,爸很无奈,走下梯子,扔下剪刀,愤然离去。妈见爸气呼呼地走了,心疼地一边弯腰捡着枝条,一边使劲地向我抱怨爸的不是。每当此时,我就想,爸妈这一辈子,实在是在凑合,太没有共同语言了。不过,唯一令我感到欣慰的是,每次发生矛盾,他俩从来没有直接争吵过,一方发火的时候,另一方总是以静制动。

渐渐地我发现,父母亲之间也有属于他们自己的爱情,那是一种让人不易察觉的、平淡的如同生活中的一杯白开水的爱情。

【引用】刘代芳:父母的爱情 - 三驾马车 - 三驾马车

 

那个冬日的夜晚,妈泡过脚后就坐在炕沿边,拿着剪刀用心地在灯下剪脚趾甲。我爬在炕上一边看妈剪,一边好奇地问:“嬷,你这两只脚的脚趾头怎么都伸不直,弯曲得这么厉害?”妈说:“小时候你老奶天天让我穿用粗棉布做成的裹脚袜,硬把脚趾头给蜷回去了,最后还是你姥爷晚上偷偷给我解开,光是白天穿,要不然会弯得更厉害。”这时,爸正好从屋外走进来,便接了一句:“你嬷那哪是脚?那分明就是两只能耙地的耙耙!”妈一听来劲了,拽起裤腿,顺手抬起一只脚朝爸走过来的方向猛伸过去:“给,给你,是耙耙你明儿个拿去犁地去!”爸撇着嘴连忙侧着身子躲开,爸妈孩子般的举动,逗得我在炕上乐了半天。

我曾问过妈:你和爸当年是怎么认识的?妈告诉我,那年你爸刚从汉中师范学校毕业回来,被安排在岭桥村当扫盲干部,我当时就在“速成班”里学习,你爸跟我们上课,后来别人介绍,就走到一起了。

【引用】刘代芳:父母的爱情 - 三驾马车 - 三驾马车

 

妈描述得很简单,那个年代也绝对不可能发生所谓的“师生恋”,但我能想象出,当年爸的博学多才、处事干练,妈对爸绝对是一百个愿意。妈还说,她从小就知道读书的重要性。岭桥村我们的大爷能认字,经常给村里人读信、写信,非常受人尊敬,那时妈就觉得能认字的人真了不起。所以,白天无论干多重的农活,她晚上都要早早地坐在扫盲班里上课,风雨无阻,从来不落下一节课。我想,就凭妈的勤奋好学,认真踏实,对知识的那份渴求,爸对妈也是一百个满意。

【引用】刘代芳:父母的爱情 - 三驾马车 - 三驾马车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感觉到爸和妈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形成的那种默契是谁也替代不了的:每日三餐,只要妈在案板前切菜,爸肯定去灶前烧火;妈一句葱没了,爸马上拿起锄头就去地里刨;每晚七点的《新闻联播》,爸只要往炕沿边一坐,妈一定会放下手中的活,赶紧盘腿坐在炕上陪爸一起看;《新闻联播》一结束,爸会立马拿起遥控器,切换成妈最爱看的运城台《有啥谝啥谝一段》;看完运城台,爸又会动作熟练地遥控到《平陆新闻》,这时的爸妈会同时睁大双眼,伸着脖子在电视上寻觅二嫂的影子……这是父母每晚必看和只看的三个台,天天如此,年年如此。

爱其实是一种习惯,只有这种习惯的力量,才会让这份深情天长地久。爸依赖妈,衣服鞋袜放哪了,都要问妈。明天家里的农活怎么安排,临睡前总要跟妈商量商量。妈更依赖爸,家里油少了盐没了,妈只要说一句,爸肯定立刻上街去买。所以妈这一辈子从来不管钱,不摸钱,更不会花钱。

爸最喜欢妈穿颜色鲜艳的衣服。每次我们买下艳丽的衣服让妈试穿的时候,爸就站在一边欣赏着,赞美着:“好,这衣服颜色好,穿着显年轻!”妈听了总是高兴地摸摸这只袖子,拽拽那个衣角,乐得合不拢嘴。

【引用】刘代芳:父母的爱情 - 三驾马车 - 三驾马车

 

妈八十岁大寿的那天早上,我在家里帮三嫂做饭,几个哥哥忙地又是收玉米,又是摘柿子。中午一家人就要一起为妈过生日、吃团聚饭、拍照片了,爸不知啥时候正在院子里给妈擦去刚洗好的头发上的水,又找出一张大报纸围在妈的肩膀上,拿起剪刀认真而又细心地跟妈剪头发,爸想妈在她生日的这天头发更整齐些。妈低头笑着,她很享受这个幸福的时刻,有爸这个优秀的理发师,妈一辈子也没进过理发店。

清楚地记得妈在临走的前几个小时,断断续续一直反复着几个词:扭秧歌……去崖场……你爸……你大哥……现在回想,那是妈临走前的一种幻觉,一个温馨而又甜蜜的场景:落日的余晖中,英俊潇洒的爸带着美丽纯朴的妈,抱着天真可爱的大哥,随着拥挤的人群,一起在场上看大伙儿扭秧歌,一起随着大家扭起了秧歌,夕阳下他们的笑脸透着阳光般的灿烂,妈也就在这样的幸福和快乐中一步步离开我们走向了天国……

在妈出殡的那天早上,爸颤颤巍巍地走到妈的灵柩前,看看妈的穿戴,摸摸妈的棺板,老泪纵横,对着周围的亲戚们说道:“我俩结婚六十三年,她养育了一群儿女,我俩没有吵过一次架!”

【引用】刘代芳:父母的爱情 - 三驾马车 - 三驾马车

 

春秋迭易,岁月轮回。六十三年的春夏秋冬,六十三年的风风雨雨,爸妈曾经历了人生旅途中多少个坎坷与艰辛!这是一段相濡以沫、风雨同舟的携手路程!它比钻石还要坚实,它比金子还要永恒!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父母的爱情一牵便是一世,平淡如水,却刻骨铭心。六十三年的陪伴相守,六十三年的不离不弃,爸和妈的爱情才是人世间最幸福的爱情。(2016.11.14,于长垣)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