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驾马车

我到哪里去找这样一个地方,那里的分分秒秒永远不再飞逝。

 
 
 

日志

 
 

【引用】侯建臣:与雪花同行  

2016-12-21 15:44:43|  分类: 美文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雪花同行

侯建臣

晚上回家的时候,天上飘起了雪花,飘得很随意,似有似无的样子。有时候觉得有,有时候又感觉是自己的眼睛花了那么一下。就这样,有一下没一下,我的脸总会凉一下,然后又凉一下,我的脖子也会不时地凉一下。直觉告诉我,雪真的是在下着。

于是,就伸出手去,平平地伸在空中,不是去抓,只想让雪花落上来,就像遇到一个时间长了没见的朋友,不是表示寒暄,只想握一握手。朋友的手有什么握的,但握一下总觉得是很真实地见面了,就觉得两个人之间的路真的缩短到了手挨手的距离。

雪花很调皮,或者说雪花很迷离。迷离什么?也许她本身还没有做好来到这个世界的准备;也许她还在怀念着什么,在空中晃着,悠着,而后逃离我的眼光,到一个黑暗的我看不到的地方去。有好几次看到雪花就要落到我的手上了,在我的心底升上凉凉的暖意的时候,她却又从我的手的某个方向飘下去了。她或许是在用她自己的方式和我开一个玩笑,也或许她根本就没有在意我的存在。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在生命的过程中,谁都有可能被别人忽略,谁都有可能会忽略别人。被别人忽略或者忽略了别人都有我们的理由,没有理由的是我们去责难别人对自己的忽略。当然也有雪花落在了我的手上,在我惊喜的时候,在我激动的时候,雪花已经不在了,好像闪了一下眼睛,好像还有话要说,却不在了,在我还没有做好任何告别准备的时候。只留下一点痕,一点淡淡的、看也看不清的痕,就不在了,仿佛并没有存在过一样。

在我们的身边,有很多人,说走也就走了。你都觉得你还没有和他说几句话,你都觉得他或许就在你的身后,但他却是真的走了。比方我的姐姐,你都觉得她和你的那场争夺食物的战斗还没有结束;你都觉得她朝你做的那个鬼脸还在门后边,你一回头就能看见那龇着的牙和咧着的嘴,但她却是真的走了。比方一个同学,一个很高很精干但却有点笨的男人,你都觉得他还在你对面的床上躺着,边看书边哼一首有点色情的歌曲;你都觉得他会在某一天推开你的门走进来,往沙发上一躺,说我要水喝我要烟抽,但他真的已经不在了。

人世间的许多事情就是这样,人与人的关系,或者人与物的关系,这所有的关系,其实就是在一起走一段路的关系,有的在一起走的长一点,有的短一点,分开是必然的。你不要期望一片雪花会在你的手掌上待好长时间,你也不要期望一个人会和你在一起走到 底。父子关系、夫妻关系、兄弟关系、朋友关系、同事关系……这所有一切一切的关系,只是给你们在一起走的这段路程标上了一个相互合作的名义,任何一种关系,在一定时候都会结束,留给你的也许是伤痛,也许是留恋,也许什么也没有留下……

就像今天晚上的雪花,在我走着的这一段路上,我们相遇了,然后在一起走上一段路。有风也好,没风也好,走着今晚的这段路,走着今晚的这段时光,走是我与雪花此时存在的方式,而说话或者是默默无语任岁月飘逝,则是我们留给这段路的纪念。有缘同行,哪怕一小段路,这一生就有一段痕写在你的心里,也许在繁杂的生活中暂时忘掉了,但总会在一个晚上或者是早晨重新记起,连那凉凉的暖意,一起在心头荡漾。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