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驾马车

我到哪里去找这样一个地方,那里的分分秒秒永远不再飞逝。

 
 
 

日志

 
 

【引用】远方有诗,我却欲归家  

2016-12-04 08:29:35|  分类: 宏力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远方有诗,我却欲归家

侯韵晗  2016年考取南京大学

 

雷始收声,蛰虫坯户,水始涸。秋分时节,南京已是几天阴雨连绵,下了通识课的我为了抢到一个好的位置,打着伞啃着面包一路跑向图书馆。绕着图书馆三楼转了几圈,终于找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听着外面雨声淅沥,我写下这封寄回家的信。

 

5:20

南京的夜格外的凉,五点二十,就是在宏力每天起床的时间,我依旧准时醒来,听见窗外的确只有几声清脆的鸟鸣声,才安然入睡。每每想到高中那段晚上刷题刷到眼睛疼,累到早上实在动弹不得却无可奈何地起床的时光,总会莫名地心安。可,那段时光说消失就消失了,就像跑操的口号声,说不想喊就真的再也没机会喊了。

6:00

高中里最头疼的早读再也没有了,却有更多的人挤破了头想往重唱诗社、英语早晚读里钻,找各种机会去和外国同学说说话。图书馆和大学生活动中心之间的空地上,每日更是书声琅琅。记得高中语文课上魏老师说:“我最喜欢两种声音,一种是小朋友们跑操的口号声,一种就是朗朗的读书声。”到了南大,我才真正地体会到这种声音的魅力,感受到早读声里蕴含着的动人,只可惜,高中的早读却是被我一天天地浑浑噩噩地混了过去。我……还想回到东区二楼高三(5)班旁边,听听那时我们的声音。

8:00

经过英语分级考试的万分沮丧,第一次读写英语课和第一次听说课,我多少都带着几分不安。地区的备考差异,让我意识到自己英语学习的现状,我不敢说、不会听,速度更是远远跟不上。但是,我不甘于此,在宏力养成的那种要做就做到最好的观念,促使我在英语课上大胆地表现。当选上读写班的班长和听说班的组长更是让我备受鼓舞,我开始对英语学习有了莫大的兴趣。其实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真心希望学弟学妹们能够在高中努力学英语,打好基础,多听敢说!好好学英语,好好学英语,好好学英语!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12:00

从教学楼到食堂的路程格外的长,人潮涌动间,仿佛穿越回了高中时候:做好了在下课铃声响起的前一秒冲出教室的准备,为了薯条、为了鸡柳、为了炸鸡块、为了鱼,拼了力气跑上食堂二楼,找到自己最喜欢的一队,排队的同时总会比较比较哪队前进地更快,暗暗下定决心,下次去排那一队!每天嘻嘻哈哈地和同学讨论,哪个大叔盛饭多,哪个阿姨打饭最快,嬉闹声在食堂里最悦耳。

12:30

烈日当头,自从当上了院足球队的经理,别的帮不上忙,比赛总会去当当拉拉队,自己的心和整个队都连在一起,一起紧张,一起喜悦。就和宏力的篮球赛一样,自己班上的比赛说什么也要去,拼尽力气地为队员们加油鼓劲。这种时候,整个班的心都拧在一起,汗水泪水交织出来最动人心魄的比赛。

19:30

出了图书馆,骑着自行车赶去第四食堂参加新媒体采编部的例会。如果让我说出在高中最骄傲的事情,第一是学习,那第二就是加入了自己喜欢的社团。担任飞天工作室一年社长的经历,不仅提高了我的处事能力,更让我在大学得到了认可——我非常顺利地就进入了我所钟意的部门,看着自己做的推送一次次地被点赞、被评论,这种喜悦就被放大了更多倍。想到高二时候,忙到晚自习上不了几节,忙到晚上必须要熬夜到凌晨才能追上其他人的进度,忙到几乎没有课间能让我休息,那种前所未有的充实感,那种看到成果成型的满足感,给我的高中生活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23:00

一个月里,我感受到了大学充分的自由,从选几门自己感兴趣的通识课开始,从选几本自己喜欢的经典名著开始,从自由地选择社团、学生会、团委、新媒体的面试开始。可是,我却开始惶恐。大学不再有老师一步步地引导,不再有人去为你规划时间,不再有重点与非重点的划分,专业课开始听不懂,作业开始不会写,每天为了完成当天的任务总要熬到凌晨。每每此时,看月亮挂在天空洒下清辉,我就想回到宏力,回到家里;想念所有的老师,想见到以前的同学。时光匆匆,游子寻找远方,却更欲归家。

 

银杏树叶是否已泛金黄?弦歌湖里那只乌龟是否依旧争不过游鱼?食堂里鸡块和青菜是否还总是被抢光?篮球场是不是还得提前去占?我多想再回到宏力,亲自找寻答案,多想再重返那三年,让自己的高中更加精彩;珍惜每分每秒,不再浑浑噩噩;笑着和每一个老师问好,不再为了小事和同学争吵;找个时间转遍校园的每个角落。

 

嚼得菜根,做得大事。

抬头看路,低头拉车。

我们总渴望外出寻找远方,却忘记了抓住当下才能追逐未来。远方有诗,有梦想,期待我们未来在远方的相见。

雨依旧在下,擦了擦窗户上的雾气,向外看着路灯昏黄。已经有人拖着行李箱走出校门,真快啊,都“十一”了,可是走出了宏力校门,再也没有“我们”了。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