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驾马车

我到哪里去找这样一个地方,那里的分分秒秒永远不再飞逝。

 
 
 

日志

 
 

【转载】再拜寒窑 散文原创  

2016-03-30 09:20:47|  分类: 教学素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阳子《再拜寒窑 散文原创》
       我们的村子叫郭村,村东一路之隔的是修村,那就是唐朝名将薛仁贵的故里。村前是侯西铁路和108国道横穿而过,再前二里处有汾水西流,村后紧靠的是一座土山,遥望百里之外,逶逶迤迤,起伏驰骋,与白云蓝天相接的,是巍巍吕梁山脉,土山在村后东西连绵数百里,到这里就突然向南方岔出一道条梁来,迅急般从村后奔出,于村前又陡然收步,高大耸立,雄雄伟伟,是个横眉竖眼跃跃欲动的猛虎,走近去了,却是一个偌大的土崖。这便是有名的白虎岗了。

白虎上遍目松拍,满山翠绿,穿林而入,就见一孔窑洞,内有三尊塑像,这便是唐朝名将薛仁贵的一家三口。相传薛仁贵顿食斗粮,力大如牛,曾在柳员外家靠苦力为生,因勤劳侠义,很受柳家及众人敬慕,柳小姐也偷偷倾心于他,后因门户不当,被逼私奔,无奈在此洞而居,直到仁贵立功发迹,升至大将军,平僚王之后,也未曾另建豪宅,始终以这眼窑洞为家。他生前系仙界之虎,在世行使仗义,死后葬于岗下,魂容于土,土随魂变,这山就化作了一个虎形,白虎岗也由此而得名,且名于天下了。

河津视薛仁贵为骄傲,全市人无不视寒窑为珍宝的,然而家距寒窑最近,常常爱于人前眩耀,自认与薛仁贵缘份最深者,我说就数我了。

我家在郭村东边,寒窑位修村岗上,一东一西,一高一下,一阵之地,一箭之遥。记得做孩子的时候,早晨起来,就常常站在门口,望着高高在上的他家,一轮大若磨盘鲜红似火的太阳就从岗后缓缓升起,于是便想,他能看见我吗?能在这炊烟袅袅的一片树绿瓦兰中,寻见我的家吗?他千年古人隐居山岗,每日里总是足不出户,我天真幼稚生性好动,就常常约了三一群五一伙的伴儿,爬坡上岗的去了,待活蹦乱跳地进得门来,他一家三口总是静静地安详地坐在堂前,东边清秀娟美者是妻,西边少年英武者为子,正中高大朴实威风凛凛者就是他了。看他们总是这么端端正正地坐着,就想已是忍耐了太久太久的寂寞,一定是欢心着我们的到来的,看他儿眉清面嫩的模样,恰似我等的年龄,但想起来又辈份太高,不知了如何称呼。观英雄一家如此敦厚,就使我等没了胆怯与拘束,于是就放肆地玩他儿子手中的躬箭,摸他嘴巴下长长的胡须儿。他们都是很老很老的人了,从不因我们的可笑而可笑,但我们这些做孩子的,却常常因了他们的英武而英武,于是就拿了棍棍棒棒的玩艺儿,在门前冲杀踢打起来。模仿着将军的豪侠,想象着将军的英武。习武累了,玩耍困了,就仰面八义的躺在地上,静静地看那天,心里总想,白云依旧,蓝天依旧,但此时此刻在此地使拳弄棒的,却不是当年的将军了。然而,又谁能断定,这里面就没有将军呢?

十年后我上了中学,铺盖卷儿从他家的西边搬到了东边,但间隔却还是等距,还在白虎岗脚下。上早自习的时候,我们就常常到山岗上去,在他家的院子里咿咿呀呀地朗读课文,当书读倦了,学习累了,心里厌厌的,情绪低落下来,这时就想起窑洞里的将军,立志成才的信心就又鼓了起来。这些年,自莽撞撞的入了社会,虽距寒窑远了,事务忙了,但将军的形象却时常就在心中,他豪侠仗义,勇为人先的精神,永远是我奋发上进,为国尽忠的动力。尽管经历了不少风雨,却还未能洞明世事,胡画了许多文章,人情也没有练达,但毕竟是步步都做了努力,事事皆付了艰辛啊!每当回想起来,就总是幸运我生长于白虎岗下,更为我们家乡出了个薛仁贵而骄傲和自豪!但是,我却是很久没去过那里了。这么多年了,我的心

里始终是有着他,他一定也是在时常惦记着我的。然而,我却是再没有去看过他了。他还好吗?不会有一个两个玩童,在戏耍时弄坏了他的半截手指儿或几根胡须吧?那些可憎的虫呀鼠呀的,也没有啃蚀了他那金光灿灿的古老战袍吧?他儿子手中的躬箭呢,还好好的在吧?这么想着,就觉得更是我的不对了,是因为忙吗?是因为远吗?还是不再爱怜他,或是爱怜得无所谓了呢?愧疚之感时常笼罩在我的心头,常常想,是的,我是该去去寒窑了,该去再看看我的大将军了。

三月的一天,有朋自远方来,乐乎中又谈及寒窑,兴趣极浓,于是就一同去了,当车还刚刚起步缓缓行驶,车内便吟起了《薛仁贵征东》中的诗句:

   家住遥遥一点红,

   飘飘四下影无踪.

   三岁孩儿千两价,

   保主跨海去征东。

   客人们一边吟诗,心里就想象着白虎岗的模样,嘴里也不断地询问,总希望能看到非凡的景物,于是我便答到:

   村前有座山,

   山上有眼窑,

   窑里坐三人,

   全是泥一堆。

   没想这样一答,竟然更吊起了他们的胃口,询问就成了连珠炮儿:

   “山叫什么名,奇峰有几重?”

   “说山不是山,叫崖就是了。”

   “窑是什么窑,古建妙不妙,陈列又怎样,古董有多少?”

   “门小窗小,烟熏火燎,乌黑窟窿一个,内无半根稻草。”

这一来,却就又扫了他们的兴儿,连连说:“不好,不好,那有什么好看的呢?”这时我却缓缓地笑答一句“错了,错了!”就又吊起了他们的胃口,但还未来得急多说什么,一个转弯,小车就驶入了白虎岗下。

岗下,白哗哗,光堂堂,是用压路机碾出的一片空地,仰头处,阳光灿灿,地气蒸蒸,山高景远,一座高大雄伟的古庙就在了云里雾里,众人呼一声好景,就急急地拾阶而上了。阶宽一丈,坡长千米,陡陡地,遥遥地,是直通云间的天梯呢,两旁松柏翠绿,站立如人,这是大将军的卫兵吗?台高半尺,恰一步一阶,但急切中,谁又不是将两级并作了一步。上到半腰,低头下望,沟深山高,地阔物小,头就晕眩起来。后者看前,但见拾级人腰躬如骆驼,更怨恨坡徒山高。心里一急,脚就更迈的快了。前者观后,怜惜后者心急脚慢气喘如扇风,喊一声“加油啊!”就扭头又急急地上了。好不易上到了坡顶,三男还在那儿喘息不止,二妇又一扑塌坐到了地上,但立即又被庙廊下的龙雕凤刻与五彩七图吸引,便一个个走前去仰头观看。这时就走过来一位老者,一身黑衣,双目炯炯有神,且身板硬朗通古博今,与是就兼任了导游与护窑二职。他一边带领着我们参观了寒窑,习武厅及历代碑文等,一边又口若悬河地讲起了发生于此处的传奇故事,说者津津有味,听者如痴如醉,不觉就到了顶端,春风习习,阳光灿灿,浑身也轻爽了许多,视野也宽阔了许多。看山下左右,村庄在树林里隐现,炊烟于村庄上袅袅,农夫赶着老牛在田野里劳作,汽车在远道上默默前行。远望汾河湾里,天宽地阔,宇宙朗朗,河堤在空旷里守护着河水,守护着寂寞,河水在阳光下闪烁着弯弯曲曲的亮光。一条桶粗白蛇,于绿绿麦田中若隙若现,恍恍地、蠕蠕地,长长地,直向白虎岗下奔来,老者说,这便是薛仁贵当年打雁走过的小路。文革中破旧四毁过,学大寨时也深翻过好几次,但那是毁不掉的,苍海桑田,多少个年年月月了,它却好好的在呢。“神了,真是神了!”众人脱口而出。

   “还有更神的呢?”老人指着山岗说:“你们看,这是一个虎呢!一个会动的、活着的虎呢!”

客人们就有些疑惑了,皆跑到远处去遥遥地观望,果然是一只虎呢!一个土的虎,一个虎的土,一个雄雄伟伟,未跃欲跃的猛虎呢!于是就更是大呼小叫起来:“神了,神了!”

夕阳西下,小车启程返回,晚饭该早是误了,但客人们却还是留恋不舍,一路上总是唠叨:那山咋就是一头虎呢,那虎昨就是一座山呢?是薛仁贵因居虎山而成了虎星,还是因薛仁贵是虎星,这山才化作了一个虎呢?有如此好景却不注重开发,有如此胜地却反被游人冷落,真是遗憾哪!永济普救寺香火旺盛,不就是流传了个普普通通的爱情故事吗?韩城司马迁墓游人甚多,不就是埋下了几件司马迁的衣服吗?白虎崩有唐朝窑洞,有打雁小路,有虎形土山,有传奇故事,为何就不能引来游客?

客人们的议论终有休止之时,但愧对古人愧对古迹的心情却便我久久不能平静,于是就写了这些文字,即是对乡人的呼吁,也是给寒窑作了一则广告,愿乡人莫辜负天赐胜景,让寒窑将成为一块磁石,把天下游客从四面八方吸引过来,又向东西南北分散而去,来了尽兴,归去宣传,让天下都知道寒窑,让寒窑火红于天下。

                                                                  作者:赵阳钦  山西省河津市    2001年

朋友:唐朝名将薛仁贵是我们家乡的骄傲。我热爱家乡,敬仰英雄,先后三写寒窑。请欣赏之后多多指正与点评。如果喜欢,请在文章下点一下推荐。多谢了!

添加到百度搜藏 添加到百度搜藏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