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驾马车

我到哪里去找这样一个地方,那里的分分秒秒永远不再飞逝。

 
 
 

日志

 
 

【引用】圆舞曲之王与圆舞曲之父  

2016-04-23 16:35:59|  分类: 教学素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844年夏季的一天,19岁的小约翰·施特劳斯近日举行大型音乐会的消息传遍了维也纳。人们奔走相告,欢欣若狂,希望再次欣赏这位年轻的作曲家、小提琴演奏家、指挥家的天才作品和他令人着迷的指挥风姿。
  小约翰·施特劳斯的母亲玛利亚·安娜·施特赖母更是兴奋异常,因为这是她被丈夫遗弃后,多年栽培儿子的心血结晶啊!她比一般人更迫切希望看到音乐会在宽敞、华丽的舞台上演出的盛大景况。她要让遗弃她的丈夫看看,爱好音乐的她,虽然远远达不到音乐家的水准,但凭着殚精竭虑、全心奉献的母爱,她有信心把儿子培养成奥地利第一流的音乐人才,她也相信勤奋好学、敢于创新的儿子一定会比父亲取得更卓越的成就。
  但是,就在小约翰·施特劳斯满腔热情积极筹划演出时,一个意想不到的打击突然而来:小约翰·施特劳斯的父亲——奥地利著名的中提琴演奏家、作曲家、被人誉为“圆舞曲之父”的老约翰·施特劳斯却凭着自己在音乐界的巨大威势,强迫维也纳各剧院、舞厅把儿子的演出拒之门外,并到处张贴海报宣布,在儿子演出的同一天晚上,他也将举行一场盛大的音乐会。
  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小施特劳斯思绪翻滚,心潮难平。自从母亲被功成名就的父亲抛弃后,他自幼跟随母亲,尝尽了生活的艰辛。但他认为,不管父亲在音乐界创造出了多么辉煌的成就,不管他成名后家财如何富有,也不管与他共患难的母亲怎么年老体衰,作为一个有声望的音乐家,父亲怎么也不该遗弃自己的结发妻子呀!这些年,幸亏外公时常接济,才使年少的小施特劳斯和母亲度过了艰难的岁月;也亏了爱好音乐的母亲坚强豁达,竭尽全力培养和开发儿子的音乐才智,鼓励儿子树雄心立大志,才终于使他在维也纳音乐界脱颖而出,成为一颗冉冉升起的音乐新星。 
  这些年,虽然小施特劳斯也曾多次观看过父亲的音乐会,也曾多次演奏过父亲的音乐作品,从中学到很多知识,但由于对父亲心存芥蒂,他很少找父亲当面请教,而父亲也因为他当初选择了与母亲一块生活而迁怒于他。所以这十几年来,父子二人的情感交流很少。
  即使这样,小施特劳斯万万没有想到,当自己的成果即将在维也纳全面展示的时候,亲生父亲竟然公开出面阻挠。他把苦恼告诉了母亲。母亲像以往一样教导他说:“妈妈知道你是一个有教养的孩子,绝不能为此和自己的亲生父亲对着干,让世人笑话。只要你的乐团有实力,在其他地方演出照样能受观众青睐。虽然你父亲这样做有悖人情常理,但你作为儿子,还是应该维护他的声誉。”孝顺的儿子听从了母亲的劝导。
  作为父亲,老约翰·施特劳斯之所以这样做,并不仅仅是出于对前妻教子成就的故意压制,更深层的原因是来自于他心理上的不平衡。这十几年来,他眼看儿子展现出越来越不平凡的音乐才能,不仅6岁就写成了颇有水平的圆舞曲,此后还接连不断地创作了大量风格新颖的曲谱,而且小提琴的演奏水平也卓尔不群。更让他嫉妒的是,仅仅19岁的儿子居然也成立了自己的乐团,影响越来越大,大有与他这个老子分庭抗礼、平分秋色的势头。
  日益膨胀的嫉妒心使老约翰·施特劳斯头脑发昏,内心扭曲,他不为儿子日益卓越的成绩高兴,而是在关键时刻绝情地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不准儿子在城内剧院、舞厅演出,还想要以自己的演出与儿子唱“对台戏”,一心要把儿子日渐高涨的声望压下去。
  小施特劳斯迫于无奈,只好在城郊一家咖啡馆的花园里举行露天音乐会。听到这个消息,老施特劳斯暗自高兴。这时,他的手下却又给他报告了一个出乎意料的信息:他的音乐会门票竟不如儿子的票吃香,售票数量远远不及儿子。多年头戴“圆舞曲之父”光环、自傲自负的父亲经受不住这个严重挫折,他又羞又恼地取消了原以为胜券在握的“对台戏”。狂怒使他病倒在床,他沮丧地吼道:“不孝之子气死我了,我但求速死!”【引用】圆舞曲之王与圆舞曲之父 - 三驾马车 - 三驾马车
  经纪人赫希深为老施特劳斯的健康担心,更为将来不可估测的收益损失忧心。为了减轻主人的心理压力,使之尽快康复,他居然昧着良心,组织一些人到小施特劳斯的音乐会上捣乱,企图搅散这个年轻人的音乐会。
  演出那天,人们成群结队地拥向郊外的咖啡馆花园,小施特劳斯的母亲穿着艳丽的盛装,微笑着站在门口,迎接每一位观众。
  演出开始,小施特劳斯潇洒地跳上指挥台,优雅地挥舞着指挥棒,他的拥戴者们大声喝彩,而赫希一伙则怪声怪气地喧叫,但是优雅悦耳的音乐声很快压倒了捣乱者的怪叫声。乐队演奏的曲子是小施特劳斯创作的献给妈妈的一曲颂歌——《母亲的心》。令人心醉的节奏,缠绵起伏的旋律,变幻莫测的音调,加上小施特劳斯充满激情的指挥,使听众先是如痴如醉,继而欣喜若狂,掌声雷动,此起彼伏的欢呼声把赫希一伙的捣乱声淹没在欢腾的海洋中。
  此曲结束后,母子拥抱长吻,更让观众热泪盈眶。另一支圆舞曲《理性的诗篇》,在观众的热切要求下,竟然反复演奏了十几次,成为维也纳音乐史上前所未有的盛事。音乐强烈的感染力,使赫希一伙也情不自禁地跟着众人鼓起掌来。
  演出进行到最后阶段时,出现了一个让赫希一伙做梦也想不到的情节:小施特劳斯请激情洋溢的观众安静下来后,郑重宣布:“最后,我要为我并不在场的父亲献上一支曲子。因为没有他就没有我的生命。如果不是他老人家创作的圆舞曲对我的影响和启发,也不会有我今晚的音乐会。父亲是我一辈子值得崇拜的人!”说罢,他指挥乐队演奏起一曲柔和的乐章。随着小施特劳斯抑扬顿挫的指挥棒,赫希一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不是老施特劳斯最负盛名的《莱茵河畔迷人的歌声》吗?让人感动的是,在这首曲子的抒情部分,小施特劳斯特意加上了一段令人陶醉的柔情蜜意,仿佛投入到亲人温暖的怀抱,享受亲情的爱抚。在座的人,包括母亲和赫希一伙,都情不自禁流下了幸福的眼泪。
  当赫希眼含泪花把小施特劳斯的演出情况,特别是演奏《莱茵河畔迷人的歌声》的感人场面讲给老施特劳斯听时,父亲的心被震撼了。他反思这些年来对前妻和儿子的冷淡态度,为自己的嫉妒心理深感愧疚。他终于悟出了道理。他说:“儿子的演出之所以大获成功,既是儿子音乐才能的绝妙表现,更是他不计前嫌、以德报怨的人格魅力感动了观众啊!而聪明一世的我,怎么糊涂到要和自己的亲生儿子计较高低胜负呢?”懊悔使老施特劳斯老泪纵横,他决心放下“圆舞曲之父”和“一家之尊”的双重架子,与前妻和儿子和好。
  正当老施特劳斯连续两天考虑着如何向儿子和妻子道歉时,儿子却拉着多年不登门的前妻一块来探望他。老施特劳斯拉住母子俩的手抽泣起来,激动地说:“谢谢,谢谢,谢谢你们对我的宽容和大度!”儿子也虔诚地检讨了自己意气用事、对父亲关心不够的错误,讲述了母亲这些年一直牵挂父亲的真实情感,希望父母重归于好,共享天伦。儿子的真挚心愿使分手多年的老夫妻又拥抱在一起。此时,夫妻之间、父子之间的一切矛盾都冰消雪化了。
  此后,老施特劳斯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把多年积累的创作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儿子,为儿子后来创作不朽名曲《蓝色的多瑙河》、并获“圆舞曲之王”的美冠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小施特劳斯用音乐感动父亲的佳话也永远载入了音乐史册。
  (彭丽摘自《家长里短》2005年第10期)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