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驾马车

我到哪里去找这样一个地方,那里的分分秒秒永远不再飞逝。

 
 
 

日志

 
 

【原创】遥远的豆腐坊  

2016-06-13 16:02:04|  分类: 语丝纷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遥远的豆腐坊

刘向力

在我小时候,也就是七八岁的样子,一天,我听同班同学偷偷地对我说,他昨晚喝豆腐脑了,可香了。我从没喝过,也不知道啥叫豆腐脑。那天,我一直想着喝豆腐脑的事,一整天在学校学习都光走神。记得那时只有到了年根,生产队才做几块豆腐,过年的时候按人头分给各家各户。那个年代能吃上豆腐,已经是很奢侈了。于是,当天晚上,没告诉家人,我就按照那个同学所说,悄悄去找村子里的豆腐坊。

我找到豆腐坊时,天已经很黑了。豆腐坊在生产队的一个土窑洞里,里边很黑,加上窑洞里长年烟熏火燎,窑壁上就像刷了一层黑油漆一样。吊在窑顶上的灯泡估计只有三五十瓦,窑洞里边烟雾很重,几乎看不清人。我胆小,怕大人嚷,就悄悄地钻了进去。进去后,我看到一个小毛驴在围着磨豆腐的磨盘不停地转圈圈,磨盘上方吊着一个瓦罐,瓦罐下面有一个小孔,小孔不停地往下流水。磨盘上有一堆豆子顺着一个小眼往下漏,磨盘下就流出来白白的豆汁,豆汁又流入下面放的一个桶里边。真是太奇妙了!

 

【原创】遥远的豆腐坊 - 三驾马车 - 三驾马车

 

窑洞里挤满了村子里的男男女女,大约有十几个,有的蹲着,有的站着,还有的就干脆躺在柴火堆上。大家不停地打情骂俏说些开心话,其实他们也都是在耐心地等着喝豆腐脑呢。

人群中有两个人很特殊。一个是年龄比较大的人,听说他是师傅,他会做豆腐,主要是会点豆腐。豆腐做得好坏全凭卤水点,这是个技术活。只见那师傅在不停地摇着豆腐包,下面就出来白白的豆汁。另一个是坐在锅台前烧火的人,那人是队长的亲戚,豆腐坊里的管事人。可别小看烧火这活,一般人可干不上:第一轻松,第二能喝上豆腐脑,第三还管分豆腐,时不时还能给自家里揣块豆腐。

等啊等啊,大约等了一个多小时,师傅用豆汁把那口大海锅快装满了,管事的也把锅烧开了。师傅要开始点豆腐了,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窑洞里忽然变得很安静,十几个人几乎都不吭声了,一个个伸着长长的脖子关注着师傅如何点豆腐。我也挤在大人腿旮旯的缝隙间看如何点豆腐。只见老师傅不断地从一个桶里舀着一勺一勺的卤水,他一边把卤水往大海锅里倒,一边不停地搅拌着。不一会,我看到一锅白白的豆浆水神奇地变清了,可里边却飘出来许多像棉花团一样的东西。这时候,我听大人在低声说豆腐脑出来了,豆腐脑出来了。哦,豆腐脑,原来这就是那好喝的豆腐脑啊!

果真是香,满窑里充满了豆腐脑的香味。这时候烧火的发话了:小娃都出去!唉,可怜我们两三个小孩都被赶了出去,大人们还把门也关住了。我就趴在门板上从门缝往里看。那些大人都是有备而来,怀里都揣着碗,一听烧火管事的说赶快喝点都回去吧,他们就一个个舀满以后或蹲或站狼吞虎咽地喝了起来,喝完后,大人们抹抹嘴,心满意足地从我身边走过各自回家了。

我解了眼馋,饱了眼福,懂得了啥叫豆腐脑,也闻到了豆腐脑的清香,但却一口豆腐脑也没喝上。夜色中,我离开了豆腐坊独自向家走去。

这就是我儿时关于村子里的豆腐坊最初的记忆。

2016.6.13,于前滩麦场

 

【原创】遥远的豆腐坊 - 三驾马车 - 三驾马车

 

【原创】遥远的豆腐坊 - 三驾马车 - 三驾马车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