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驾马车

我到哪里去找这样一个地方,那里的分分秒秒永远不再飞逝。

 
 
 

日志

 
 

【原创】一曲母爱的颂歌——读史铁生《秋天的怀念》  

2016-06-17 10:35:36|  分类: 语丝纷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曲母爱的颂歌

——读史铁生《秋天的怀念》

 

 

人不到中年,是不能全体味到史铁生笔下一位母亲对一个残疾儿子那深沉、热烈而又诚惶诚恐的慈爱的,也不能全体味到一个成年后残疾的儿子对死去的母亲那怀念、追悔而又透悟命运的情思的。

我们甚至不敢夸赞史铁生《秋天的怀念》写得好,因为,我们不能只是生命中苦难的一个旁观者,更不是一个欣赏者,而是一个同行者,甚至就是一个体验者。

但是,《秋天的怀念》是写得好。它的好,几乎与艺术技巧无关,它就是生活朴实的记录,它就是心语质朴的流动,它就是情感朴素的高贵。

说不出《秋天的怀念》哪一处写得美,因为它是那样的真,因此,它无一处不美。

“望着望着天上北归的雁阵,我会突然把面前的玻璃砸碎。”一个瘫痪的、有梦想的小伙子,久久地凝望着蓝天上自由自在地飞翔的大雁,而自己却将一生被束缚在轮椅上,能不绝望、愤懑么?这个生动的细节,如同意识流小说中的神来之笔,写出了史铁生双腿刚瘫痪时的内心复杂的滋味、巨大的痛苦。

“听说北海的花儿都开了,我推着你去走走。”史铁生的母亲总这么说。

“北海的菊花开了,我推着你去看看吧。”史铁生的母亲最后一次央求地说。

史铁生的母亲爱花,她想让儿子看花,她想让儿子走出家门,她想帮着孩子走出生命的困境,她想让儿子走进属于他的“花”的世界。从雁阵北归、花儿初绽的春天,到老北京生机蓬勃的夏天,到菊花已开的秋天,想望带着儿子看花去,是一个母亲竭力拯救瘫痪的儿子所能做的唯一的大事。母亲的愿望是简单而圣洁的:“咱娘儿俩一块儿,好好儿活,好好儿活……”在史铁生的笔下,那“花”成了患难中爱和生命的一个意象,一个象征,一个图腾。

然而,就在史铁生最终答应和母亲“好吧,就明天”一起看花时,母亲却已经没有了明天。

这不是小说的虚构,这不是戏剧的巧合;生活比小说和戏剧更精彩,因为它比小说和戏剧更冷酷。真实地直面苦难的生活,这本身就蕴含着震撼人心的艺术力量。

母亲昏迷前的最后一句话是:“我那个有病的儿子和我那个还没有成年的女儿……”

母亲没说完的话是:“你们要好好儿活,好好儿活……”

但史铁生已经听懂了母亲的话,史铁生的妹妹也听懂了母亲的话。第二年,又是秋天,史铁生让妹妹推着车,一起去看北海的菊花。这当然是史铁生主动要去看花,因为,这是母亲生前对他的愿望,因为他要答应母亲“好好儿活”的期盼。

菊开正好,呈现在史铁生眼前的是希望无限的烂漫秋菊。从此,轮椅上的史铁生带着对秋天的怀念,对母亲的怀念,对生死的透悟,挥动着钢笔,以一个冷静的哲人与坚韧的斗士的姿态,走向了生活的战场,最终给中国当代文学奉献了一朵经过苦难浸泡的奇异的文学之花。

2016.6.17

附:《秋天的怀念》一文收入人教版七年级上册语文,满分百分的话,我打96分。

秋天的怀念

史铁生

双腿瘫痪后,我的脾气变得暴怒无常。望着望着窗外天上北归的雁阵,我会突然把面前的玻璃砸碎;听着听着李谷一甜美的歌声,我会猛地把手边的东西摔向四周的墙壁。母亲就悄悄地躲出去,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地听着我的动静。当一切恢复沉寂时,她又悄悄地进来,眼边红红的,看着我。听说北海的花儿都开了,我推着你去走走。她总是这么说。母亲喜欢花,可自从我的腿瘫痪以后,她侍弄的那些花都死了。不,我不去!狠命捶打这两条可恨的腿,喊着,活什么劲!母亲扑过来抓住我的手,忍住哭声说:咱娘儿俩在一块儿,好好儿活,好好儿活……”可我却一直都不知道,她的病已经到了那步田地。后来妹妹告诉我,她常常肝疼得整宿整宿翻来覆去地睡不了觉。

那天我又独自坐在屋里,看着窗外的树叶唰啦唰啦地飘落。母亲进来了,挡在窗前:北海的菊花开了,我推着你去看看吧。憔悴的脸上现出央求般的神色。什么时候?”“你要是愿意,就明天?”她说。我的回答已经让她喜出望外了。好吧,就明天。我说。她高兴得一会坐下,一会站起:那就赶紧准备准备。”“哎呀,烦不烦?几步路,有什么好准备的!她也笑了,坐在我身边,絮絮叨叨地说着:看完菊花,咱们就去仿膳,你小时候最爱吃那儿的豌豆黄儿。还记得那回我带你去北海吗?你偏说那杨树花是毛毛虫,跑着,一脚踩扁一个……”她忽然不说了。对于一类的字眼,她比我还敏感。她又悄悄地出去了。

她出去了,就再也没回来。

邻居们把她抬上车时,她还在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我没想到她已经病成那样。看着三轮车远去,也绝没有想到那竟是永远的诀别

邻居的小伙子背着我去看她的时候,她正艰难地呼吸着,像她那一生艰难的生活。别人告诉我,她昏迷前的最后一句话是:我那个有病的儿子和我那个还未成年的女儿……”

又是秋天,妹妹推着我去北海看了菊花。黄色的花淡雅,白色的花高洁,紫红色的花热烈深沉泼泼洒洒,秋风中正开得烂漫。我懂得母亲没有说完的话。妹妹也懂。我俩在一块儿,要好好儿活……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