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驾马车

我到哪里去找这样一个地方,那里的分分秒秒永远不再飞逝。

 
 
 

日志

 
 

【引用】刘克武·《往事如烟》:一、背景离乡  

2017-01-06 08:10:13|  分类: 语丝纷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背井离乡

一、

    小时候,祖母操着她那地道河南口音常常对我说:“咱的老家在河南省荥阳县的崔庙镇马砦村。你爹六岁的时候,荥阳闹饥荒,在那里生活不下去了,你爷爷就推了一辆独轮车,我抱着你爹坐在车上,沿路逃荒要饭,从荥阳一下逃到这山西省平陆县前滩村。”

    年龄大了以后我才知道,我的祖父名叫刘元祺,在他们弟兄五人中排行第三。他的大哥刘元生和二哥刘元群留在河南老家,算是守着刘家的根。四弟刘元水和五弟刘元宗先一步逃到山西省平陆县前滩村。

刘元宗是一个十分俭朴的穷苦人。据前滩村的老人们说,有一次,刘元宗在家吃饭,刚端起饭碗,忽听门外有人唤他去为别人锄地。他连忙放下手中盛了饭的碗,饿着肚子等待天明,好到别人家里去吃饭。五天以后,当他回到家里时,他那碗舍不吃得的饭早已由酸变臭,但他还是吃了下去。

还听村里的老人们讲,刘元宗在给别人扛长工的时候,三年才穿一双鞋。平常,无论春夏秋冬或是严寒酷暑,他总是打赤脚。每次下沟打柴时,把鞋别在腰带上,走到沟边才把鞋穿上去打柴。待上得沟来,再把鞋脱下来,别在腰带上。回家后,他就把鞋小心地保存起来,以备下沟时再穿。因此,前滩村的人给他起了个绰号——“铁脚板”。黄土高原上,这位苦命的农民,就这样把一双赤脚印留在这块土地上。可他这样一位勤劳的农民,除了给别人扛了一辈子长工外,临终也无钱娶妻成家,至今还孤零零地掩埋在位于鲁家场的那块荒芜的深沟边沿上。

祖父带着一家人逃到山西平陆以后,先投靠他那贫穷的四弟刘元水为生,后来,和四弟一样,也靠扛长工维持一家三口人的生活。就这样,背井离乡的祖父刘元祺开始了他在异乡的苦难生涯。

    几年后,祖母在前滩村又生了一个女儿,取名巧莲,也就是我的大姑。巧莲后来许配给本村韩建清的侄儿韩银成作童养媳,以此换取了韩家位于南桥沟边的5亩薄地。从此,我们家才算有了自己的土地,祖父才结束了扛长工的苦难生活。刘家新的一支也就在山西省平陆县前滩村牢牢地扎下了生命之根。

    父亲刘振江(乳名刘河),青年时候为了养家糊口,曾在冯玉祥部下当了几年兵,后来与河南省洛宁县王范乡冲口村的女子李桂枝结婚。民国十八年腊月二十九日,公历19302月初,我出生在前滩村。

    在我记得事的时候,家里仍然十分贫穷。除了每年过年的时候能吃上一两天白面馍以外,其余时间,不是吃玉米面加小米糠的窝窝头,便是谷子面加野菜蒸的菜团团。

    有件事我印象最深:大约在我五六岁的时候,在一个青黄不接的春天,家里无米无面,几乎揭不开锅。母亲让我和对门邻居家的杨新才一块儿去本村大财主家的饲草地里拽些苜蓿拿回家煮煮吃。我刚拽了一把还没有放进篮子里,忽然来了一个老东家的小伙子,怒气冲冲地说:“谁让你们来摘苜蓿!你们把苜蓿摘走了,我家的牲口吃什么?”说着便把我俩的菜篮子拿走了。丢了篮子回去是要挨打的,我和杨新才只是大哭,谁也不敢回家。直到下午,父亲向东家赔情道歉,并保证今后再也不准孩子去摘东家的苜蓿后,那个小伙子这才把我的篮子扔出门外。

    平陆县有句俗话:平陆不平沟三千。在苦难的年代里出生在平陆的我,很自然地就把这块贫瘠的土地当作我真正的故乡,我生命最初的根须就在苦水的浸泡中扎在了这片土地里。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