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驾马车

我到哪里去找这样一个地方,那里的分分秒秒永远不再飞逝。

 
 
 

日志

 
 

【引用】阿弟  

2017-05-15 15:54:37|  分类: 美文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弟

黎晗

她第一次来,在他办公室窗户外面探一探头,很快又缩了回去。他在看一份文件,没注意到她。她又探了探头,轻轻地喊了声:“阿弟!”他吓了一跳,抬头看去,看到了一张干瘦而谦卑的脸。他惊得差点从椅子上站起来……

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绷着脸朝窗外问:“你找谁?”

她还在窗外站着,摩挲着双手,挺局促的样子。有没有碎纸旧报纸卖啊,阿弟?”

哦。他犹豫了片刻,脸上终于放松下来,有啊,你进来吧。他打开了虚掩的门。

她进来了。她的动作比脸上的表情要轻快许多,很快就把那些旧书旧报归到了一起。看到她麻利的动作,他想了想,又从书橱上翻出了些旧杂志,轻轻地放在了那堆她摆放得整整齐齐的旧报刊上。

一斤两毛钱,阿弟。我去拿秤子。她满脸堆笑地说。

送你,都拿去吧。他说。

这么多,好几块钱呢!”她的脸上有点吃惊,又有点喜出望外。

没事。你拿去吧。他轻声道。

……那我去拿袋子来装。她小跑着出去了。

她去拿袋子的时候,他点了一支烟。她进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个拖把。

我帮你拖一下地吧。阿弟你人真好……”她的脸上又有了那份谦卑。

他心里突然烦躁起来。不要了,你去吧。我要做事情了!”他板着脸说。

好好好。这个阿弟人真好……”她麻利地把那些旧报刊塞进麻袋,一只手拖着袋子,另一只手举着拖把,动作有点奇怪地出去了。

她走了,办公室一下子空了下来。他什么事情都做不下去了。

她的声音,她的样子,她的动作,她消瘦的背影,她脸上谦卑的表情,整个这个突然出现的收废纸的女人,太像他已经去世多年的母亲了……母亲如果在世,年龄比她要大,但是母亲去世的时候,就是她现在这个年纪。她现在的这个样子,就是母亲最后留给他的记忆中的样子……

她第一次出现之后,他留了心,以后别人来收旧报纸,他一概回绝。他把所有的旧报刊都留给了她。他心里有了份奇怪的牵挂,屋角的报纸堆得有点高了,偶然间看到,他会在心里突然想起她。

她算是个灵活的女人,机关单位的门卫其实是很难对付的,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有办法混进来。有一回,他到另外一栋楼去开会,看到人家的过道上堆满了旧报纸,他忍不住停下脚步观望了一下。果然是她的收获,她正在帮人家拖地板呢。她突然看到他,抬手捋了捋垂下来的发绺,有点害羞地笑了。他也笑着点了点头。刚好旁边有机关同事看到了,很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他迅速收起脸上的笑意,很快地走开了。

她渐渐在机关大院混熟了。他不止一次看到这样的情景:她的手里拄着拖把,倚靠在门侧,跟机关工作人员在聊天。她的谦卑和勤奋渐渐征服了冷漠的机关小职员们,她几乎包揽了整个机关大院的废品收购业务。他远远地旁观着这微妙的变化,抽着烟,有时思绪突然就飘远了。

她对他还是那么尊重,少了初次见面的谦卑,但还是一副唯唯诺诺的表情。阿弟,你人真好!”她总是这样说。他笑笑,没有接她的话。阿弟是这个地方父母亲对儿子的称呼,也是哥哥姐姐对弟弟的称呼,在更大的范围内,只要是年纪小的男性,都可以这样叫。母亲一直到临终,都是这样叫他的。她的声音太像母亲了。

第一次被他拒绝后,她从未再提出为他拖地板做卫生什么的,但是能看得出来,对他每一次的馈赠,她总是心怀感激。有一次她试图表达什么,她说,阿弟你人真是好,原来你也是做领导的,脾气怎么这么好呢!他还是微微一笑,什么都没说,拿起了一份材料看。她见他不作声,就知趣地走了。

她的废品收购生意越做越顺,他看到她已经购置了一辆有些破旧的三轮车。这是要过年的时候,机关各单位大扫除,清理出来的旧报纸和其他废品特别多。她忙了几天,每天都载着一大车满满当当的废品,吃力地骑出机关大院。最后一天,她带了帮手来,那是一个小学生模样的男孩。看到那个男孩,他眼睛一亮。他默不作声地点起一根烟,慢慢地走了过去。

她骑在三轮车上,那个小男孩跟在车后面。阿弟,你扶住,别让东西掉下来!”她嚷嚷着。车上的东西遮住了她的视线,她并不知道,他就站在车的后面。小男孩发现了他,不经意地看了他一眼。

他和他小时候一样瘦,但是跟他长得一点也不像。他有些失落,却长嘘了一口气。

他要走开来时,三轮车子突然急刹住了。她和她载满废品杂物的三轮车被门卫拦住了。

是一个新来的保安,态度非常强硬。她忙不迭地解释着,情绪有些激动。

阿弟,我跟你讲,我一直在这里面收东西的……阿弟,我不骗你……”

谁是你阿弟!”这个新来的保安不耐烦地呵斥她,你这东西怎么来的,啊,我怎么知道你是买的还是怎么的!”

他一时有些发蒙。他看到了她身后的那个小男孩眼里藏着的泪光。他捕捉到了那泪光中的委屈和愤怒。他想起了自己的童年。这时候她看到了他。阿弟……”她朝他虚弱地喊了一声。

他毫不犹豫地走了上去。他胸前的工作牌子让那个保安的声音小了下去。

她和她满满的一车废品出去了,那个小男孩跟在后面。她骑得很慢,小男孩走得更慢,他慢慢地落在了后面。

他目睹着这一切,心里涌出了一种酸楚。

过了年,上班以后,他突然被任命为机关事务管理局的局长。过几天,那个新来的保安唯唯诺诺来找他。

领导,不好意思,那天……那天我刚来,我不知道那个女的是你家亲戚……”

你说什么?”他的脸上瞬间布满了怒气。

保安走了之后,他把保卫科科长喊了过来。

从此,她再也没有出现在这个机关大院。

半个月以后,那个保安被炒了。

(选自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朱红与深蓝》)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