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驾马车

我到哪里去找这样一个地方,那里的分分秒秒永远不再飞逝。

 
 
 

日志

 
 

【引用】橘 子 树  

2017-05-16 15:58:56|  分类: 美文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M.斯坦利·布比恩 / 闻春国 译

 

   “它可从来没为祖母开过花。”妻子用鼻子闻着那株渐已成熟的橘子树,不禁叹息道。

   这株橘子树虽然只有四尺高,可枝头上已经果实累累。

   “因为我们把它移到了一个新的地方。”我答道。因为有约在先,我没有告诉她真实的原因。

   “这花盆只有一尺多,我觉得有点不合适。”她抱怨道。

    我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就在她祖母去世的前一年,妻子把这株橘子树连同那花盆一起送给了老太太。当初,我就觉得这个想法有点荒唐。就我而言,我是在橘树边长大的。在橘树栽培方面,我算是行家里手。尽管在加州南部几乎家家都有一片橘园,可我还从来没见过一株长在花盆里的!

 “祖母,快来看呀!”走进院子,凯伊远远便喊道。当祖母推开纱门时,凯伊双手伸向那盆橘子树。“我知道,你的走廊上需要放点东西给点缀一下,增添一点生机。”

     “噢…嚯…”巴布西娅双手合拢,发出一连串惊叹。“简直太好了!”

     凯伊笑了。“祖母,你准备把它放在哪?”

     “这儿怎么样?”凯伊建议道。

     “我不知道。好像这里光照太多了。”巴布西娅答道,“放在那里也许更好一点。”

     “放在那里会挡住你的窗子的。祖母,我知道你非常喜欢看窗外的世界。”     

      在随后的几个月里,我们不止一次遇见巴布西娅步履蹒跚地给橘子树浇水。

      “怎么还是没有结出橘子呢?”妻子每次看到橘子树总是这么说,一边还用手满怀期盼地抚摸着橘树的叶子。

      一天傍晚,我们特意早早地来到祖母家。凯伊走过去掀开门帘,而我径直朝花盆走去。尽管已是夜色朦胧,我还是看见在橘树中有一个圆乎乎的东西,便弯下身子看个究竟。

     “凯伊。”她正准备敲门,我喊道,“快来看!”

     她走到我的旁边,睁大眼睛。

    “哇!”她激动得喘着粗气,迫不及待地将手伸进树叶中,小心地摸索着,果真摸到了一只快要成熟的橘子。然而,那橘子一碰便掉了下来。

    “不!”凯伊尖声叫道,用手捂着她的脸。

     我赶紧拣起那个橘子。

“它本该自己落下的。它才这么小。” 妻子呆呆地盯着那只橘子,好像它会因流血而死去。

     “走吧,我们把它交给巴布西娅。”

     带着一份惶恐,我走过去敲门,领她进了屋子。

    “祖母,给你。”说着,我递过橘子,“我们在外面发现的。”

    “噢。”巴布西娅说着挪动着脚步。

    “是我碰落的!”凯伊脱口说道,随后鼻子一酸便哭了起来。“祖母,实在很抱歉!是我将它碰落的。我不是故意的。”

    “呵,哎呀!”巴布西娅伸出双臂抱住孙女。“我早就看见了。”她解释道,一边用手抚弄着凯伊胸前的头发。“只是它还小,很脆弱,所以我没有叫你们去看。我知道它不会长久挂在上面的。傻孙女,不要难过了,日子还长着嘞!”

     她们又一次紧紧拥抱在一起,凯伊擤着鼻子,擦着脸上的泪水。“你这话只是说来安慰我的。”

     “噢,不是。”巴布西娅答道。

     她们松开手。凯伊摘下眼镜。“我去清洗一下睫毛油,马上就回来。”刚要迈步,她又停了下来,转身朝她的祖母挤出一丝笑容,“巴布西娅,谢谢你!”说完,她走向浴室。

     我发现她的眼里又闪现出晶莹的泪花。

      “我可怜的小孙女!”巴布西娅叹道。

     “是啊。她是多么希望那株橘树为你开出几朵鲜艳的花来!”

     巴布西娅沉默片刻。“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吗?”

     “当然。”

     巴布西娅转过身来,把手放进围裙的衣兜里。“你必须答应我绝不告诉凯伊。”

     我眨眨眼,疑惑不解,但随后又点点头。

     我最初的反应是朝那个尚未成熟的橘子皱起了眉头。此时,它就放在桌子上。落下之后,它变得有点奇形怪状,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然而,神奇的巴布西娅跟我低声言语了几句,竟然使它焕发出异样的光来。真是意想不到!我不禁大笑起来。巴布西娅的嘴角上挂着一丝笑容,随后也跟着朗朗地笑了,笑得我们俩直拍大腿。

     “什么事?”凯伊走了回来,好奇地问道。

     “嗯,内部笑话。”我答道,“可意会而不可言传。” 

     这已经是一年以前的事了。这也是巴布西娅从这株橘树上所看到的唯一的橘子。

     “它怎么没有像现在这样为祖母开满鲜花呢?”凯伊问道。“她可比我们照顾得还要周到呀。”

     “这得需要时间。”我答道。可是,当我看见凯伊的脸上挂着泪水,我的话语就变得有气无力了。我伸出双臂,将她揽入怀中。我紧紧抱着她,任她哭泣。

      我替她擦去了眼泪。可是,当我劝她离去时,她却执意不肯。过了一会儿,我又去劝她,得到的还是同样的反应。

     我闭上眼睛,默默念道:“巴布西娅,请原谅我。”

     “凯伊,听我说。”她好像无动于衷。我又重复了一句,这一次,我的语气更加坚定。“听我说。我知道它为什么没有为巴布西娅开花?”

      她擤着鼻子,迟疑了一下,身体侧向一边,看着我。我揉着她的后背,说道,“巴布西娅对橘子有过敏反应。”

     “什么?”凯伊摘下眼镜,后退了一步,显出一副惊愕的样子。

     “她不能吃橘子,橘子会让她发呕。”

     “不会的。”

     “确实如此,我可以发誓。她要我答应保守这个秘密。”

     “可…可为什么?”她看着橘子树。“那又不会伤害我的感情。”

     “不。”我用指节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会的。但这并不是她不告诉你的主要原因。她确实喜欢这株橘子树!这是你送给她的一份特殊礼物。正因如此,她从没有忘记按时给它浇水。”

这句话又深深地触动了她的心弦,凯伊扑倒在我的肩上又开始哭泣。过了一会儿,她不再啜泣了,情绪逐渐平静了下来。最后,恬静地容入了我的怀抱。

 

原载于《译林》2004/01期,《青年文摘》2004/03转载,并收入《中外经典微型小说大系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