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驾马车

我到哪里去找这样一个地方,那里的分分秒秒永远不再飞逝。

 
 
 

日志

 
 

【引用】“受尽天下百官气,养就胸中一段春”  

2017-05-17 08:02:11|  分类: 教学素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受尽天下百官气养就中一段春

李鸿章故居一幅对联(201062)

李鸿章是中国近代史的核人物之一,他早年投笔从戎,屡建奇功,中年出任封疆大吏,推动洋务运动,晚年入值中枢,主持外交,活跃在晚清政坛上长达40年之久,超过了清朝立国以来任何一位首辅人物。但李鸿章一生虽有宠于朝廷,却有愧于国家,一生连签卖国条约,生前生后均遭世人唾弃。梁启超在《李鸿章传》中曾写道,“敬李鸿章之才,惜李鸿章之识,悲李鸿章之遇”,以中国当时的国势,“内治不修,则外交实无可辩之理,虽才十倍于李鸿章者,其对外之策,固不得不隐忍迁就于一时也”。     
  
“内春功”--受尽天下百官气,养就胸中一段春 
   
李鸿章有一幅广为人知的对联:受尽天下百官气,养就胸中一段春。这“内春功”,可谓是李鸿章超常心理素质的写照,它突出表现为:()能容骂:承受士子之骂,大臣之责,不光如此,他还嫁女给一度骂自己最凶的“清流派”首领张佩纶(著名作家张爱玲的祖父);()能伸屈:承受甲午海战的屈辱,带伤签《马关条约》,被贬为商务大臣;()识大体:虽饱受骂名,仍与八国列强谈判,签订《辛丑条约》,最终赔上老命一条。 
   
事实上,李鸿章自19世纪70年代主持晚清朝政以来,就一直饱受上下官员的责骂,甚至是辱骂。特别是甲午海战失利及1896年签订了《马关条约》后,李鸿章更一度成为国人皆曰可杀的卖国贼。对此,李鸿章一向不予解释和抗辩,只是埋头做自己的事情。而到了1900年八国联军攻入北京后,李鸿章原本可以在南方观望时局,可他却不计77岁高龄,拼着老命应诏到北京签订《辛丑条约》。 

据时人记载:“京师陷,中外皆延颈望和”,“鸿章既受命,朝局始有转机,都人皆置酒相贺”。不但崇拜他的人颂扬他此次议和有“扶危定倾”之功,使自己“黄花晚节,重见芬香”。甚至连反对他的人也不得不承认其为“当代第一伟人”,“不独朝廷倚之为长城,即中外人民无不望之如山斗”,此次进京,“中外人民莫不举手相望,以为和局指日可成,銮舆指日可回,旋转乾坤,非异人任”(杜春和等编:《荣禄存札》第48)  
  
此时的李鸿章,可谓百感交集
  
合理化思维--老佛爷认可的事,就是再被辱骂,也安理得 
   
李鸿章为迎奉老佛爷而对外执行绥靖政策,曾遭到许多人的坚决反对。这当中有他的同僚(如左宗棠)、下属(如刘铭传)和朋友(如曾纪泽)。而对于朝野的批评,李鸿章一向是既不退缩,也不辩驳,一切我行我素。因为他认定这一切都是为了老佛爷。 
   
就心理学而言,李鸿章苦练“内春功”,就是提高个人的心理防御机制。防御机制泛指个人在精神受干扰时所采取的心理平衡手段,特别是其中的合理化机制(rationalization),指个人对不合实际或不符个人理念的事物加以歪曲,以去除焦虑,获得内心平静的手段。而李鸿章的合理化机制突出表现为竭力迎奉老佛爷(慈禧太后)的旨意,虽万死而不辞。由此,只要是老佛爷认可的事情,李鸿章就是再被辱骂,再被误解,也心安理得。如果用日常生活中人们对别人性格的评价语言,那李鸿章就可谓是一个超级厚脸皮。 
  
这既是他合理化机制的根源,也是他心理素质之所在。由此,他与慈禧太后的关系远远超越了恭亲王、翁同禾、左宗棠、张之洞等人与老佛爷的关系,却也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因为慈禧太后并非一个英明的太后,她为满足私欲而再三扰乱过晚清的政局
  
梁启超曾评论李鸿章说:“吾欲以两言论之,曰:不学无术、不敢破格,是其所短也;不避劳苦、不畏谤言,是其所长也。”李鸿章事事迎奉老佛爷,既成就了他,也毁灭了他
  
李鸿章死到临头:我受了一辈子的气,我不甘! 
  1901
116日,《辛丑条约》签订后四个月,李鸿章因为受尽洋人的气而病危,本已穿好寿衣,却挨至次日中午“目犹瞠视不瞑”。他的旧属周馥抚之痛哭曰:老夫子,有何心思放不下,不忍去耶?公所经手未了事,我辈可以办了,请放心去罢!李鸿章“忽目张口动,欲语泪流”。周馥“以手抹其目,且抹且呼”,其目遂瞑,须臾气绝。周馥曾赋诗以志怀念曰:“吐握余风久不传,穷途何意得公怜。偏裨骥尾三千士,风雨龙门四十年。报国恨无前箸效,临终犹忆泪珠悬。山阳痛后侯芭老,翘首中兴望后贤。”(《周悫慎公全集》诗集卷4)李鸿章就是死到临头,也在表现出其超强的理素质。他似乎在向世人呼吁:我受了一辈子的气,我不甘!

李鸿章的悲剧在于:他为了迎奉慈禧太后屡屡误国,令国人皆呼“可杀也,该杀也”;而他那超常理素质又使他度过一个又一个政治危机,成为清朝立国以来最长的政治不倒翁。他超强的理素质,使得他能够忍受种种屈辱而完成自认为有意义的使命。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